oh,梦——丿

昨晚上睡觉做梦,好像我是参加完类似夏令营的活动要直接回家,我爸来接我。结果种种迹象表明——我爸被附身了!(= =吐嘈不能)

我依稀可以看到是一名清朝当官儿附在我爸身上(具体形象参考僵尸粽子,这梦很微妙的),我急死了,就心想快点把《茅山后裔》的口诀用上阿,可是我不会背,就急得一个人在那里念:金木水火土,金木水火土!(茅山作者大概会杀了我吧)

可是,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不可小觑的,它竟然有点作用,可惜好景不长,我就在想看来只能使出必杀技了——咬舌尖,喷出“真阳涎”,但由于我怕疼,就放弃了(我好缩阿,但万一真咬了,报纸上大概会写:“ 一少女在家中做梦,咬舌自尽。-= =)

然后我又用了各种奇怪的办法,这时候,一位神职少女出现在我身旁,很治愈地说“愿天使守护你”,我当时就跳脚,大吼,“SPN的那种东西不管用的阿!这是中国的鬼,得用茅山术阿!”,事实证明,的确没用~

然后我醒了。打算把《茅山》剩下几部看完TAT


头发上是碗和筷子(是在不知道画啥好),衣服改良自我同桌的抹胸XD未标题-3

yr.jpg
本来想画上羽同人,可是悲剧了捂脸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